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循霸三国 > 章节目录 第8章 拜访刘巴
    刘循冷笑道:“刘备现在终于露出了真面目,哪怕他平日伪装的再好,可他毕竟是为夺益州而来。父亲把他奉为上宾,诚意相待,光是给他的钱粮辎重加起来都超过了一亿钱,可刘备吃我们的,拿我们的,现在还要抢我们的,狼子野心,世人皆知,他现在的所作所为,哪里配得上半点仁义君子,依孩儿看来,刘备跟曹操没什么两样,名为汉臣,实为汉贼!”

    刘备之前所做的一切,的确积攒了不错的口碑,营造了仁义君子的光辉形象,可抢夺刘璋的益州,却彻底暴露了真实的面目,再怎么解释,也显得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刘璋即使再昏庸,再暗弱,可地盘毕竟是人家的,如果刘备直接领兵来打,倒还算正大光明,毕竟弱肉强食是乱世的铁则。

    可他表里不一,嘴上一套,背后一套,故意装出一副仗义援手的样子“我是来帮你的。”实际上“我是在打你的!”

    见刘璋满脸沮丧,情绪非常低落,刘循忙劝道:“父亲,现在还没到山穷水尽的那一步,切不可灰心,刘备虽强,但我们也不是吃素的。”

    刘璋不住的长吁短叹,仅凭刘循的三言两语,很难让他鼓起信心和希望。

    刘循又劝说了几句,他了解刘璋的脾气,很难让他发生改变,除非能把刘备彻底击败,要不然,刘璋会一直这么提心吊胆,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顾不得回去休息,刘循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刘璋。

    要把郑度调到自己身边,让张裕主持迁徙百姓的工作,另外,邓芝、王文王虎两兄弟的事情,也告诉了刘璋。

    刘璋无一不允,他马上下令,命人打开府库,拿出钱粮火速运往涪水西岸,务必把百姓安置妥当。

    邓芝、王文两兄弟、郑度、这些人的调度,也只不过是刘璋一句话的事情。

    刘璋虽没主见,但大敌当前,也知道轻重,他明白,刘循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挽救益州。

    最后,刘循又想到了黄权,说道:“父亲,把黄权调回来吧,事实证明,父亲错怪了他,当日黄权执意阻止刘备入川,不仅有先见之明,对父亲也是忠心可鉴,没成想,却被父亲外放到了广汉,做了广汉长。”

    刘璋点点头:“为父的确错怪他了,不仅是黄权,刘巴、王累、郑度……这些人,当时都极力苦劝,可恨,我被张松法正所骗,被刘备蒙蔽了双眼。”

    本来刘循的眼皮有些发沉,一听到刘巴的名字,立马睡意全无,精神了许多。

    谁说益州没有能人?

    只可惜,刘璋空坐宝山,却不知珍惜,反而重用了张松等心怀叵测之徒。

    刘循忙询问刘巴的事情,刘璋再次叹气,过了好一会,刘璋才稳住情绪,把刘巴的过往一五一十的说给了刘循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哪怕刘循已经知道了,也听的非常认真。

    刘巴,字子初,零陵烝阳人。

    祖父刘曜,官拜苍梧太守,父亲刘祥,做过江夏太守、荡寇将军,孙坚讨董的时候,杀了南阳太守张咨,当时刘祥便跟孙坚同心并肩,只可惜,被南阳的士民怨恨,遭到攻击,兵败身亡。

    刘巴年纪虽轻,却已经有了相当的知名度,刘表把刘巴给抓了起来,想杀他,又有些舍不得,为了考验刘巴是否真的有器局,便让刘巴的亲信去狱中唆使刘巴逃走。

    亲信告诉刘巴:“刘州牧要害你,速速随我逃走。”

    亲信再三苦劝,刘巴却没有一点反应。

    亲信回去禀报,刘表不仅打消了杀他的念头,反而对刘巴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刘表接连好几次派人征辟刘巴,并举他为茂才,想让刘巴出仕,为自己效力,可刘巴坚辞不就,根本没把刘表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后来曹操攻打荆襄,刘备南逃,荆州很多名士都跟着刘备一起逃走了,唯独刘巴,向北投奔了曹操,被曹操辟为丞相掾。

    赤壁之战后,刘巴受命前去招纳长沙、零陵、桂阳三郡,让他们归顺朝廷,本来曹操派的是主薄桓阶,桓阶再三推辞,自认为能力不如刘巴。

    刘巴头脑非常清醒的劝阻曹操,说刘备已占据了荆州,无法招纳三郡,曹操坚持要他去,刘巴迫于无奈,只得前往。

    结果三郡已被刘备攻克,根本没有希望招降。

    当时诸葛亮听说刘巴到了荆州,派人给他捎信,把刘备着实盛赞了一番,请他为刘备效力,刘巴没有接受,因为北返的道路被阻,无法返回曹营,只能绕道去了交趾。

    刘备听说此事后,对刘巴生出了深深的恨意。刘巴真是可恶,宁愿逃走,去了交趾,也不肯为自己效力。

    在交趾,因为出色的名声和才干,刘巴很快引起了太守的注意,然刘巴性情过于耿直,与太守多次发生争执,后来待不下去了,便来到了益州。

    刘焉昔日曾受过刘祥的恩惠,刘璋为报父恩,远接高迎,甚至刘巴尊为师傅,每遇大事,必虚心询问。

    两人的关系一直都非常融洽,就因为刘备入蜀这件事,刘巴多次劝阻,刘璋没有听从,于是刘巴便闭门称疾,不再过问政事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刘璋自责不已,非常的懊悔。

    刘循道:“父亲,我想去拜访一下刘巴。”

    刘璋心疼的说:“你都一天一夜没休息了,先回去休息一下,等睡醒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刘循连忙摇头:“时间紧迫,我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顾不得休息,连早饭也没吃,刘循便独自去拜见刘巴,可惜,却吃了闭门羹。

    刘循心里万分焦急,不知道刘备现在怎么样了,张任大军有没有抵达涪城?涪城是否会落入刘备之手?

    现在的形势,一分一秒都耽搁不起,可一想到刘巴的能力,刘循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耐心的等候在府门外。

    刘巴的确有才,能力不俗,连诸葛亮都说“运筹帷幄之中,吾不如子初远矣!”

    哪怕诸葛亮是有意客套,刘巴的能力也不会逊色多少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晌午,刘巴的府门还是紧闭着,又过了两个时辰,刘循实在站不住了,从昨天撑到现在,都快两天没合眼了。

    身子来回晃了几下,眼睛也变得有些发红,刘循只觉得头晕目眩,浑身乏力,身子不受控制的倒在了墙壁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开了!

    一个仆人探头看了一眼,似乎是想确认一下刘循走了没有,见他倒在墙上,仆人吃了一惊,慌张张的跑回府中,报信给刘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