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江湖第一余孽 >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小城武林 第六十三章 上月瑶领
    听说楚宫月长老与其丈夫早年时候曾与城中某家族为敌,在一次争斗中,其丈夫在刀光中被杀,只余楚长老一个人逃回应天派,而在那以后楚长老再未婚嫁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外门传闻

    不过毕竟两人有着旧怨,更何况现在周围没有别人,其它押送药材的弟子,还在山下候着。他看见萧渐离,又不知道跟萧渐离说什么,甚至他怀疑萧渐离现在来这里,是不是来干掉他的。

    不过萧渐离看见叶信,露出了满脸笑容,别说芥蒂,就好像两人是多年的好友一样,他拉过叶信放因为紧张,紧握住剑柄上的手,“叶兄,你现在就动身了?”

    此时叶信被萧渐离这一举动给吓得一哆嗦,心想这家伙不会是个断袖吧,要我以身偿还欠他的债?

    不过他虽然不解萧渐离的态度,但是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更何况还是他现在得罪不起的笑脸人。

    他也强颜欢笑对着萧渐离说道:“是的,萧兄。按照我们应天派的惯例,差不多现在就要出发了,”

    “我们应天派?”萧渐离目含深意的看着叶信,“此去路程不短,还请叶兄一路上多加小心,我就不耽误叶兄了,叶兄一路走好。”

    叶信听见一路走好这几个字,心想这话怎么这么别扭,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,就对着萧渐离举拳道:“多谢萧兄。”

    然后转身向着山下走去,留下了呆在原地一脸莫名神色的萧渐离。

    萧渐离回了长老院落,继续修炼心法,经过这些日子的修炼,他距离后天后期越来越近,不用多久,他就可以突破后天后期。

    这一整天,萧渐离除了早上去跟叶信告了个别,再也没做其他的事情,一直在自己的房间修炼内功。

    等到了第二天,萧渐离听说了叶信等人在去往雍枫城的时候遇袭,药材都被人抢了去,而所有应天派弟子无人幸免的消息后。

    先是把顾焕叫到身边,拿出四百两的银票,让顾焕以白云山的名义,给应天刀寨送去,那顾焕一听到是去应天山脉的刀寨,还以别人的名义给强盗送钱,心下害怕外加不解,但因为是萧渐离的命令,只能硬起头皮启程。

    而萧渐离的另一个守门杂役张苏成,听见叶信等人遇到袭击,然后再联想起他和萧渐离的对方,心里惊悚莫名。

    正在他内心惊悚的时候,萧渐离出了院门,走到他身边,对他说道:“你切勿忘了,我昨日对你说过的话。”

    看见张苏成如小鸡如啄米的一般的点头,萧渐离这才长笑一声,然后大步朝着月瑶领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他今天听见叶信身亡的消息,心中无比的轻松,他终于替那个被他穿越夺了身体的可怜人报了仇。

    同时恒灵微跟他说过月瑶领的风光甚好,他早就想去观赏一下。而且温飞卿对他说过楚宫月长老在他昏迷的时候有过探望,他也要顺便找机会去谢谢楚宫月。

    他上了月瑶领才发现,也许是因为月瑶领几乎都是女弟子的原因。月瑶领的外门弟子庭院十分精致,许多庭院院外都种有大量的花卉,一路上他遇见不少月瑶领弟子。

    这些女弟子大多向他行礼之后,就一眼星星的望着他,但是却没几个人有胆量向他搭话的,自从数天前温飞卿把昏迷中的他,从山下一直抱到自己的挽剑院,这与萧渐离击杀了血衣楼的杀手的消息一样,在应天派弟子里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毕竟温飞卿的举动几乎告诉了应天派所有人,她与萧渐离的关系已经到了一个十分亲密的地步,虽然她与萧渐离已经定情的消息还无人得知。

    但是很多对萧渐离芳心暗许的女子,就只能在声声哀叹中停了心思。

    温飞卿在应天派地位超然,在这些女弟子中更是一心想要追逐的人物,她们可不认为自己的条件能及得上温飞卿。

    哪怕不只是在应天派,罗剑、飞云、应天三派加上城中家族,在其中的所有女子中,也几乎找不到哪位女子的条件能高出温飞卿。

    温飞卿的容貌武功自是不必多说了,她还有个当掌门的父亲,这种条件打着灯笼都难找,这也难怪应天派大多女弟子见到温飞卿会自惭其愧。

    此时的萧渐离正一脸懵在春凡岭乱逛,他不由的满脑门黑线,他怎么就忘了在刚才他遇见的女弟子里找一个问问楚宫月住哪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这时一道如黄莺的声音解了他的燃眉之急,“方知兰见过萧师兄。”萧渐离转身看向来人,是一位身穿宫装长裙的持剑女子,正值妙龄,眉目带笑。

    萧渐离看着来人的容貌,心里闪过一丝熟悉,低头呢喃,“方知兰。”而后抬起头笑着对方知兰说道:“我记得你,我们在外门大比时见过。当时你应该是和恒灵微与步韵诗等人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方知兰对着萧渐离一点头:“是的,萧师兄。萧师兄来月瑶领是游玩的?是要来找灵微当向导的吗?”

    萧渐离摇了摇头,“不是,我是来见楚宫月长老的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方知兰笑意盈盈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疑惑,不过她也没有追问,而是对萧渐离笑道:“师傅她老人家住的月遥居离这里还有段距离,月瑶领山路曲折,若师兄不弃,我带萧师兄前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多谢方姑娘。”

    方知兰展颜一笑,就要带着萧渐离去月遥居,此时萧渐离看见一道黑色身影向着他急速走来,等萧渐离看清来人,他心底又闪过一丝熟悉,此人应该也是月瑶领的弟子,他也在外门大比时候也见过,只是这位他就想不起名字了。

    “李薰儿见过萧师兄。”

    李薰儿身穿一身黑衣长纱,远山眉高高隆起,双瞳如若寒潭清澈,右手持着一把长剑,此时正笑靥如花的望着萧渐离。

    “李薰儿?我们以前见过的。”

    此时萧渐离目光忽然一紧,装作无意的问道:“姑娘和城中李家可有关系?”

    他看见李薰儿的笑容忽然消失,目光也变得低沉下来,而一旁的方知兰也脸色忽然变得十分紧张。

    半响之后,李薰儿对着萧渐离说道:“我是李家的旁系血脉。”

    萧渐离此时一脸的不可置信,李家都派人去杀他和身为掌门独女温飞卿了,这楚宫月居然还能容忍李家的人在她的山岭上,这楚宫月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而且即使没有李家买血衣楼杀手那档子事情,应天派也不适宜接受城中大家族的子弟进入门派,万一学成之后,回了家族,门派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说,如果还将门派里的机密带回了家族,那才是大损失。

    正在萧渐离心中暗暗怀疑楚宫月的时候,李薰儿语气哀伤的对着萧渐离说:“我虽然是李家的旁系血脉,但只是李家的本姓执事和一小妾所生,幼年时便受李家子弟欺凌,后来我逃了出来,举目无亲的时候遇见了师傅,师傅把我带进了应天派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李薰儿对着萧渐离娓娓说道:“李家对我薄情寡义,我对李家也毫无感情,李家雇血衣楼杀手的事情更是与我无关,还请师兄不要因为李家的所作所为怨恨我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方知兰这时候也对萧渐离说道:“薰儿师妹说的的确是事实,也是因为这个情况,所以在李家的杀手事件以后,师傅没有逐薰儿下山。”

    萧渐离见此,心中的疑惑稍稍减弱,这种大家族里面,像是嫡系欺负旁系,主人虐待奴仆这种破事是普遍存在,没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 萧渐离对着李薰儿摇了摇手,然后笑道:“请李师妹不要误会,李家是李家,师妹是师妹,我不会怪罪别人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又对方知兰说:“方姑娘,我们继续去月遥居吧。”

    此时李薰儿说道:“你们要见师傅,刚好我也要去跟师傅请安,我随你们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方知兰见萧渐离不拒绝,她当然更不会拒绝,于是三人都奔着月遥局而去。